新疆25选7号码统计首頁 -> 玄幻魔法 -> 《全息之幻想》 -> 正文
加入書簽 加入書架 推薦本書 返回全息之幻想書頁 』

新疆35选7开奖最新开奖结果:全息之幻想 第四百一十章 比武的正確姿勢

(為方便您閱讀全息之幻想最新章節,請記住“思路客小說網”網址//www.ubtsp.com,并注冊會員收藏您喜愛的書籍
    盡管還剩下十幾次對戰,但二百多場的對局之后,幾個勢力之間還是難分軒輊。

    在比了這么多場比賽后,邵曉瑜還是沒能猜準,到底落英繽紛有沒有要贏下這次比武的意圖:

    說有吧,他們又感覺沒有進全力,除了霜火蝶舞這比較有名氣的人外,其余四名都只是名不經傳的三轉玩家,要不是燃燒的雪情報夠給力,恐怕連邵曉瑜都認不出來這些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但若說沒有也不太對,因為跟另外幾個公會對戰時,對上強敵也是有來有往,再怎么不濟也有拿下三敗二勝的成績,全然不像是打算技術性放棄似的。

    “接下來還要比嗎?感覺,好像安排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趁著比賽的空檔,將A若勝B,則B需要跟A加賽,勝出者再與C比一場之類的分析全都寫出來后,燃燒的雪發出了跟邵曉瑜一樣的疑問。

    能在比武進行了將近四分之三時,還把勝負天平維持在一開始的樣子,有這種操盤實力,要贏絕對可以贏的徹底,落英繽紛到底是在演哪出?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反正暫且看看吧,她邀我來應該有她的用意?!?br />
    紫色薔葳當然不是真的只請邵曉瑜來看戲的。

    系統提供的合約,只能約束人的行為,并不能約束人心。

    血玫提出的方案中,讓幾個勢力在絕望中落敗,才是核心中的核心!

    當雙方只有差距一點點,那或許還能讓人有急起直追的勇氣,可若是差距來到了天壤之別的話,那就只剩下仰望的份了。

    “你們沒問題吧?”

    血玫望向自己高金聘來的這些戲精,在他們上場前給了一點勉勵:“接下來的三輪,可是最重要的關鍵局,如果能順利贏下來、那說好的傳說技能跟裝備就是你們的了?!?br />
    “當然,我老牛什么不行,PK絕對沒問題!”

    一聽到期待已久的指示,身為PK狂人的天上地牛馬上咧嘴一笑,用力的拍了拍他胸前的鎧甲。

    之后,他便做出了一個外人看到絕對會驚掉下巴的舉動。

    ──他把身上的鎧甲,全脫了!

    本來一身重甲的天上地牛,如今卻換上了皮甲、細劍等等,許多敏系職業才有的標準備配。

    “嘖,不是我在說,要我一個迅捷??痛┥霞醯退俁鵲惱廡┲丶?,你們也算很有才了。不過,這種負重訓練也很有趣就是!”

    揮了揮手上的細劍,讓自己重新適應下正確的靈敏度后,天上地牛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你那算什么?”

    而這時,坐在一旁的女法師把手上的法杖放下,翻了個白眼道:“這幾場下來我都快憋瘋了!老娘可是一個魔劍士,要我裝法師就算了,還只許我放正規的法師技能,還給不給人玩???”

    說完,她便點了下系統提供的置換功能。

    身為一個淑女,她才不打算直接在眾人面前換裝呢?。ㄠ??淑女不能自稱老娘?誰規定的,叫他出來,單挑?。?br />
    半晌,本來還是一身長袍的傾城之舞,此刻已然換上一身帶有魔紋的布甲套裝,細看的話還能發覺這些裝備上頭,隱隱泛著金光。

    光看她這身裝備就知道,她來此的目的、絕對是沖著技能書來的!

    “好了,你們憋屈,我就不憋屈嘛!”

    “是??!”

    確定時候到了后,另外兩人也沒多說廢話,直接將身上的裝備換下,穿上本來自已習慣的那套。

    如果這時有人能進到落英繽紛的休息區中,絕對會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這真的是剛剛在比賽場上的那幾位?

    可惜,這個真相,恐怕得到其余公會對上他們時,才會被發覺了。

    看著幾人信誓旦旦的模樣,血玫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總之,萬事拜托了!”

    又是兩場比賽過后,風云變色。

    一開始的時候,觀眾們雖然有注意到落英繽紛的選手造型變了幾變,但沒有多少人過于在意──1v1對戰,本來就能利用針對性的裝備給自己帶來優勢,沒必要太大驚小怪嘛!

    再說,都幾百場了,外面這些看熱鬧的誰又會記得清誰跟誰?

    一場,兩場……

    直到一輪Bo5的比賽結束后,所有人才從夢中驚醒。

    不對吧?這個直落三的小隊,是落英繽紛的?而且,火鳳都還沒上呢!

    注意到落英繽紛的比賽一改前面那種膠著的戰況,覺得不太對勁的玩家調出了前幾場的對戰視頻,這才發現問題。

    原來,此刻的落英繽紛除了霜火蝶舞保持著正常樣子外,其余四個人就像是換了畫風一樣。

    而若單單只是換畫風就算了,重點是、現在的他們就像嗑了藥一樣,一個比一個猛!

    難道,之前的勢均力敵都只是假象?

    這個疑惑,不只觀眾心里在想,連對上他們的這些對手也是很疑惑。

    這里先暫停,將賽制簡單的說明下。

    由于這場比武是采雙賽積分制,所以每個小隊都會對上同一勢力的對手小隊兩次,不過必須要先所有人打完一輪后,才會進行第二輪對弈。

    在所有比賽結束、進行最終結果計算時,若兩輪對局的雙方都是一勝一負的話,那就各得一分;如果是同一邊獲得兩勝、另外一邊兩場全敗,則勝方得三分、敗方零分。

    至于勝利的判定,可以說很簡單,但同時也能說很復雜:

    簡單的部分是,一個小隊五個人各出一場,五戰三勝的那邊勝出,贏多者勝。

    而復雜的地方,就在于‘雙方在派人時,由哪邊先來’這個問題點上。

    照理說,是應該要用盲選的方式(即對戰雙方都不知道派的人是誰),才可以達到公平的標準,可這樣就缺乏可看性了……

    嗯?缺乏可看性有何要緊?大伙不是為了船才來的嗎?

    要知道,請外援的,可不是只有落英繽紛這邊??!

    由于船艦這玩意事關重大,所以像是落英繽紛這樣一請就請來四個援兵的并不算罕見,為了‘撈回本錢’,幾個勢力合計之后,決定雙方輪流派人;也就是說,若第一輪的一三五場若是甲方先派,則第二輪的一三五場則由乙方這樣。

    嗯?這種方法有何好處?

    好處有二:

    其一,能考驗雙方指揮的軟實力。

    田忌賽馬聽說過不?

    孫子曰:「今以君之下駟與彼上駟,取君上駟與彼中駟,取君中駟與彼下駟?!?br />
    (出處:史記?孫子吳起列傳第五)

    知道對方派出了哪個職業,后出的就有優勢了,畢竟除了雙方援兵的實力外,職業克制也是很重要的一環。

    要怎么靠著手中的牌,用最低的代價將對方的王牌騙掉,就是一場雙方指揮的智力比拚,而且在第二輪后,這種比拚就更加明顯──在第一輪時,所有人都亮過牌了??!

    其二,能賺錢。

    比武比武,有比的地方就有賭。

    雖然賭博并不是件好事,但人性這玩意堵不如疏。

    在比賽開始之前,系統就自動產生了盤口出來,供給現場及看著論壇上實時轉播的觀眾進行下注。

    當然啦,為了避免有賭徒‘失足’,所以系統開的賭資最高就到100金。

    小賭怡情嘛!

    至少在系統的公正下,能保證不會有人混水摸魚、惡意操盤之類的,不是嗎?

    而賺錢的方式,就是系統會將所有資金的1%均分給所有參賽的勢力,也就是說若能把可看性沖高,那他們請外援的虧損就會舒緩很多。

    這次比賽的最終獎勵,只有冠軍能擁有船艦,其余的勢力最多最多,只能搏一些眼光、搏一些名聲而已,能盡量止血的事,誰會不樂意?

    說明完這次的比賽制度后,現在回到比武現場這邊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想法中,落英繽紛的底細應在第一輪就已經全都展示出來了才是,誰想到他們竟然會在非常局限的狀態下還跟他們打了個五五波?當這些扮豬吃老虎的牲口們露出獠牙時,其余老虎們忽然變成了只能瑟瑟發抖的羊羔。

    當迅捷??筒輝偕磣胖丶?,當魔劍士不再裝瘋賣傻,所有的一切,就像是注定一樣。

    直落三,直落三,最終還是直落三!

    在落英繽紛這種勢頭之下,絲毫沒有招架之力的各勢力,積分馬上被落英繽紛給拉開了。

    當最后的幾場比賽一結束,幾個意識到自己被擺了一道的小勢力,紛紛怒氣爆發的不告而別──人家擺明著玩他們,不走留下來被看笑話?

    后來,似乎還有小道消息指出,某個公會的會長還因著這事被氣到吐血……

    當然,這些都與落英繽紛無關了。

    時間,來到了當天晚上的慶功宴。

    “怎樣?這出戲還行不?”

    血玫端著一杯酒水,緩緩走向邵曉瑜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雖然邵曉瑜在看完戲后,就有要走人的打算了,可無奈燃燒的雪鐵了心要留在這,跟這些她的故人們聊聊天……

    為了避免自己莫名被黑,邵曉瑜除了舍命陪君子,又能如何呢?

    “還挺不錯的,不過看起來,你們沒能留住那四位?”想到最后那幾場,根本沒有霜火蝶舞的事時,邵曉瑜笑了笑:“不如替我引薦一下?我這還挺缺人的!”

    “人家志不在此,我也無法?!?br />
    這次莫家之所以能將血玫的計策直行的如此完美,其實是耗費了不少人脈的。

    要想挖出那么些個不被外人所知的高手,還要愿意配合演戲……

    不是熟人擔保,誰愿意跟你在這邊過家家?

    “嘖,都走了?真是可惜!”

    其實邵曉瑜留在這,多少是動了挖角的心思的,可惜人家直接不讓見。

    恩,難道她的惡名已經如此昭彰了?

    “對了,海島那邊,應該還可以吧?”

    想起她給他們留的那坐標,邵曉瑜心血來潮的問了句。

    雖然那座島無法跟啡洛島相比,可在現階段,一座新的島嶼就相當于一個價值連城的瑰寶,有了這種籌碼,落英繽紛接下來應該不會混得太慘吧?

    “還不錯,連我家那些老頑固都說,如果你愿意的話,可以在這邊置產?!?br />
    “喔?他們對我改觀了?”

    聞言,邵曉瑜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要知道,開放外來勢力在尚未掌控完全的島嶼上買房子,那可是要負擔極大的風險。

    引狼入室的故事,隨時都有可能發生!

    “不過,算了吧!我這人連自己家都不常待,還置產呢!”

    思考了兩秒后,邵曉瑜就婉拒了這提議了。

    以她現在的名氣,真要在那里有了座房子,是賺是虧還真說不好,為了避免自己的零花錢在次減半,她還是不要亂點頭好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?!?br />
    意料之中的拒絕,當然不會讓血玫的表情有所改變。

    家里的老頑固真當人家是三歲幼兒,只能見著眼前的利益?

    拜托,對于海島坐標都能隨便丟的邵曉瑜而言,海島別墅什么的,哪有什么吸引力可言!

    可惜,無論她怎么想,家族的交代她還是要做到。

    ──人家不愿意,不是她不問。

    “對了,白色玫瑰他們?”

    又聊了幾句之后,話題最終還是拐到了落英繽紛的老會員上頭。

    “恩,有了你的幫助后,我爭取到了一點,只要是在莫家尚未入主前就在落英繽紛的老會員,現在都可以到新的分會去,但必須要先簽約才能過去……”

    一想到他們這種錢拿了又不想干事的丑陋作態,饒是血玫都忍不住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需要幫忙不?”

    想了想后,邵曉瑜隱晦的比畫了下。

    “我覺得,你來執掌莫家不錯,如果有需要的話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著邵曉瑜那不像是在說笑的表情,血玫這時才感覺到,一種莫名的寒意。

    是了,此刻在她眼前的,可不是什么鄰家小妹妹般的存在……

    在聯邦已經有一半人口進入幻想中的現在,身為幻想第一人的邵曉瑜說要變莫家的天,莫家還真沒有絲毫抵抗之力!

    “欸?干嘛這副表情?放心啦,我做事很溫柔的,不然我直接出資也行,股份你直接記在紫色薔葳名下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她在說些什么,血玫都已經沒有心情聽下去了。

    她現在才意識到,如今的莫家完全沒有算計人家的本錢。

    情分是會耗盡的,雖然她是很想點下這個頭,但她自始至終都沒忘記,自己是個莫家人!

    “不了,我有點不舒服,抱歉……”

    看著她有些落荒而逃的背影,邵曉瑜有些不明所以的聳了聳肩。

    雖然她的價值觀或許有些偏差了,但至少她知道,如果有能力讓自己、讓自己的朋友過上更好的生活,那又何必畏畏縮縮?

    自己好,那才是真的好??!

    :。:
上一頁 返回全息之幻想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新疆25选7号码统计
如發現全息之幻想有章節錯誤、排版不齊或版權疑問、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請聯系客服中心
小說全息之幻想最新章節由網友上傳,作品僅代表作者筆下的世界線本人的觀點,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無關。
全息之幻想全文閱讀由思路客小說網(//www.ubtsp.com)提供,僅作為交流,非商業用途。